西方古典主义绘画中的理性启蒙精神

【内容提要】古典主义绘画艺术发生在理性启蒙的高峰期,艺术中的理性启蒙精神成为可能,由此形成古典主义绘画艺术精神追求中的三个重要症候,即从膜拜彼岸的神的虚幻世界转向关注此岸的人的现实生存空间;对死亡意识的深刻思考和焦虑;理性至上的美学追求。

[中图分类号]J2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0101-04

对于西方古典主义艺术的一切相关阐释,首先面临的是如下两个学理性命题:一,对古典主义这个“宏大话语”进行“微观叙事”,为本文的古典主义相关阐释设置一个具体客观的语境。古典主义这个概念在学界一直存在着较大分歧:有人把公元前一千年至公元前五世纪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所谓古典艺术称作古典主义,也有人把古希腊为代表的古典艺术精神在此后不同时代的复兴称为古典主义。本文所说的古典主义是特定历史时期的艺术思潮,它起源于17世纪的法国,盛行于17

19世纪的欧洲,并且在这个特定的“历史区间”内形成了典型的风格,从而与此前的文艺复兴及此后的浪漫主义都存在鲜明的差异性。在为古典主义设置了具体的语境之后,剩下的一个问题则是,如何在方法论上对内涵丰富、包容性极强的古典主义进行共性特征研究。虽然我们把古典主义界定到17

19世纪这个相当具体的“历史区间”上,古典主义艺加气混凝土术自身并不是铁板一块。学界对古典主义的阐释也更倾向于前期、中期和后期三个阶段的划分,即以普桑为代表的崇尚永恒和自然理性的古典主义、达维特为代表的“革命的古典主义”,以及以安格尔为代表的追求形式完美和典范风格的“学院古典主义”。不同时期的古典主义艺术理念差异较大,对古典主义采用“一言以蔽之”的共性研究必须拥有学理性的依据。马克思说,人体解剖是猴体解剖的一把钥匙,低等动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动物的征兆,反而只有在高等动物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为此,在艺术形态上,以古典主义艺术最具有成熟形态的绘画为研究对象;在艺术家和作品选取上,以三个时期最代表的艺术家和作品为研究个案;在艺术精神上,以三个时期古典主义绘画作品中最具鲜明时代特征的理性启蒙为阐释论题。试图通过古典主义艺术最高逻辑环节的“人体解剖”获得理解整个“猴体”的钥匙。

恩格斯说,一个民族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性思维。P384理性启蒙精神的发生并非始于古典主义绘画。事实上,自人类主体性建构的那一天起,理性启蒙精神就开始萌发了,其大规模、集中性地爆发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已经开始。从字面上讲,理性启蒙运动就是启迪蒙昧,反对愚昧主义,提倡普及文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