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筑保护专家郑孝燮

1946年梁思成在北京清华大学创立建筑系。新中国成立前夕,他们邀请郑孝燮到清华任教,当年33岁的郑孝燮决定放弃在武汉的城市规划工作,携全家北上。在清华建筑系教书期间,梁思成先生非常重视建筑历史和建筑艺术理论的教学,这对郑孝燮产生了很深的影响。郑孝燮亲眼看到了梁思成

从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北京的古城墙和城楼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拆除劫难,走路要无阻拦,北京城兴起了一场大拆大建运动。郑孝燮目睹古城墙和城楼一个又一个倒下,见证了那段辛酸和痛心的历史。

郑孝燮:对交通有影响,这是一种论点,说城墙阻碍交通,这个“废物”没用,因此拆掉。还有一种思想,是意识形态方面的,说城墙这个东西是封建社会留下来的,束缚我们的思想,应该像莫斯科一样

郑孝燮:当时梁思成先生和他的夫人林徽因主张不能拆除,而是要把城墙利用起来。怎么利用呢?他们做了方案,就是把城墙作为一个公园,希望能在城墙脚下栽种花草,城墙顶上安设公园座椅,使城墙成为环城绿带公园,供人游玩、休息,这样把城墙保留下来。

郑孝燮:在城门两边,一进一出,就能解决交通问题。西直门的交通当时就是这样解决的。

郑孝燮:最后还是被拆掉了。“大跃进”结束箍筋的时候,北京全长39.75公里的城墙,外城墙全没了,内城墙只剩下一半。

在拆除与保护的斗争中,郑孝燮义无反顾地加入到古建筑保护的行列中。1979年初,北京市为了修建立交桥,准备拆除德胜门箭楼。郑孝燮深知其文物价值,他听说后立刻给当时的中共中央副主席陈云同志写信

郑孝燮:那是1979年初,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刚过去不久,当时我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听说德胜门箭楼马上就要拆掉,北京市房屋修建二公司已经进驻。拆的原因,就是因为交通,要建立交桥。当时的德胜门箭楼没有被保护的“身份证”,不是北京市的文物保护单位。

郑孝燮:我把这个事情跟陈云副主席汇报了一下,是紧急报告。当时这个报告是通过全国政协直接送给陈云同志。

我在报告中说不能拆。交通问题这个理由是不太令人信服的。你说是交通问题,那么巴黎街道有很多路口集中在凯旋门,可凯旋门并没有拆掉。德胜门箭楼也可以采取这个办法,把它做一个环岛,而且它没有像凯旋门有那么多路,就是一个十字路口,为什么非要拆呢?

陈云同志同意了这个意见。当时交给国务院,我记得当时是谷牧副总理批示,由计委拨了30万块钱,来修缮德胜门箭楼。那么这样就算是刀下留“门”了。